松岩:我和京剧已“分不开了”

发布时间:20-11-02

12月13日,天空一蓝如洗,有群鸟飞过,空气微冷,屋顶的芦苇在风中摇摆。


进入板章胡同,一路的人声嘈杂落在身后,胡同安静,藏匿着小小的北京风雷京剧团。上午10时,团长松岩刚刚把大门打开,今天上午,他要迎接来自台湾的参观团。


松岩近一个月都在忙着安排排练、接待,接下来将有一场在台湾的表演。松岩忙不迭在打电话,说话有力、声音沙哑、抑扬顿挫、风风火火。


“入团40多年,我和京剧已经分不开了。”松岩说,这是在风雷京剧团当初即将倒闭之际,他接任副团长的情感原因。当然不是没有遗憾,作为京剧演员,曾经最大的梦想当然是成为“角儿”,但推动京剧存活下去,是现在的担当和成就所在。松岩的思路是“艺术经济学”,让京剧先存活下去,存活要素之一是在保有京剧原则的前提下迎合市场。他也在让京剧接近年轻人,让艺术打破边界,让京剧呈现更为多样。


挨打最多 学得最扎实


松岩在舞台上饰演大鹏鸟。受访者供图


松岩出身京剧世家,父亲在剧团工作,6岁起,父亲就常常带着他看京剧,他从小耳濡目染。8岁起,松岩就开始练功,13岁时,他考进风雷京剧团,拜武生名家“茹派”传人茹元俊为师,专攻武生。


学戏,挨打是少不了的。练功和在剧团的时候,松岩都没少挨打。但松岩曾说,“行里人说,老师打你那是往你兜里塞钱。”学戏的孩子懂事儿都早,再疼也能熬过去。作为班里成绩最好的孩子,松岩挨打最多,也学得最扎实。


“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京剧演员,需要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身体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枯燥孤独。”这也是松岩少时即秉记的,每天早晨5时练吊嗓子、练习高台旋子720°被摔得步履艰难……学戏的苦自不待言,忍受着煎熬、枯燥,投入天赋和勤奋,松岩积淀了京剧演出扎实的功底。
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20岁时,松岩凭借《界牌关》获得全国京剧大奖。因特别擅长猴戏,松岩也凭借《闹龙宫》获奖,成为北京京剧界小有名气的“美猴王”。1992年,松岩随团第一次到日本演出,一场猴戏《闹龙宫》吸引了戏迷,日本观众当场成立了一个“松岩戏迷协会”。随着国外演出增多,他的名字在戏迷中也越发广为人知。


一年演出793场 创下纪录


上世纪90年代,对于所有传统戏曲行业人而言,那是一段极为灰暗极为艰难的日子。


风雷京剧团也陷入困境,演出萧条、生存困难、人心涣散,人、财、物都没有了,松岩说,所有事情基本相当于要从头来。1996年,32岁的松岩就任风雷京剧团副团长。


剧团活下去是第一要事。上任副团长,松岩说自己的观念都改变了,原先是埋头个人的艺术追求,上任后是考虑市场发展,他用“艺术经济学”的角度思考问题。剧团要活下去,需要符合市场要求,以求新生,松岩主动尝试让剧团承包恭王府的京剧演出,剧团成为首都京剧界第一个拥有固定演出场地的“承包户”。


松岩还定下规定,在不违反京剧规律的前提下,什么都可以妥协。由此,剧团不放过每一个市场需求,没有大的剧场演出,就进行小演出,新闻发布会、新年晚会、楼盘开盘仪式……只要需要京剧表演,剧团就接。


剧团发狠了演,松岩表演的猴戏,原先画一张脸需要40分钟,后来演得太多,松岩5分钟就画完了。2001年至2002年间,剧团演出达793场,创下当年北京所有演出团体的演出数量之最。剧团逐渐解除生存危机,离开剧团的演员也回来了。


在解决了吃饭问题后,风雷京剧团开始把关质量,接连创作《长征路上》《武松》《三打白骨精》《金翅大鹏》等剧,将质量和数量都稳住,获得外界的认可。松岩说,剧团近几年的演出基本每年都有500场。


松岩说,上任前后,心态和状态都有区别,做演员时,想成“角儿”,做团长时,自己的艺术追求和市场的需求,其实是会有出入的,这时自己的考虑和抉择要从剧团出发,也就与做演员时不一样了。


不能再演自己想演的京剧、不能成为心目中的“角儿”,不是没有遗憾,但入团40多年,成就了剧团,松岩觉得这是更大的成就。而之所以能在临危受命之时坚持下来,不乏情感因素。入团40多年,松岩说自己对剧团比家人感情还深,和京剧已经分不开。


京剧演员演话剧 谋京剧新生


松岩正在为参观的学生做解说。受访者供图


2015年,松岩自创“京剧式话剧”——《网子》。


《网子》以京剧为题材,松岩集编、导、演于一身,饰演主人公秋子,用话剧讲述了一个京剧戏班后台的父子故事。也展现梨园戏班中水牌子写法、盔头戴法、服装等各方面内容,让观众了解京剧后台勒头、扎靠等技艺。


话剧首演获得一致好评,全场爆满,3年时间,《网子》演出85场,利润二三百万元。不可不谓神奇。而后,松岩将系列话剧形成三部曲,创作出三部曲的第二部《缂丝箭衣》,迄今演出10场,第三部《好角儿》也将于明年5月上映。除了话剧,松岩接下来还想尝试京剧音乐剧,让京剧呈现形式更为多样。


为什么另辟蹊径演话剧?这和松岩多年来期盼着振兴京剧所费心思分不开。松岩曾说,对京剧的爱不应该是盲目守旧,而是看到京剧的现实和“短板”,借鉴其他艺术门类的长处。此外,在京剧观众日益老化和流失的当下,“吸引年轻人的关注”会让京剧更为人接受。


话剧是当下年轻人最喜欢的艺术表演之一,因此,松岩开始动脑筋将话剧和京剧结合。松岩说,话剧剧本写了3个月,时间不算长,但构思表达故事主题花了两三年。表演出台期间,表现手法和灯光布景如何结合,自己已经习惯京剧表现手法,如何松弛下来表演话剧,松岩回忆起来,其间不乏困难。


让松岩没有想到的是,话剧除了广受好评,与此前不同的是,此前的京剧表演,观众群体80%都是50岁以上的老人,而这部话剧,观众群体八九成都是80后、90后。有年轻人像刷网剧一样,把剧刷了数遍,还有观众看完剧第二天,给全家买了京剧票。松岩吸引年轻人关注和喜欢京剧的意图达到了。


但这也令松岩有些唏嘘。他发现,年轻一代的人对京剧是有兴趣的,但不知道怎么走进京剧,这也是松岩认为的,“振兴京剧讲了几十年,反而越来越走低谷”的原因,即行外人没法搞明白京剧的美在哪里。也正因此,风雷京剧团开展了“京剧体验”和“京剧沙龙”,科普京剧之美,让有兴趣的人认识京剧。


松岩建议,有兴趣、想入门京剧的年轻人,“在空闲时间,不着急地,学几个动作,听几个唱腔,模仿几个姿势,慢慢就会懂京剧美在哪里了。”


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实习生 马聪骜

见习编辑 侯佳欣 校对 范锦春

上一篇: 东侨新年发出“大红包” 74家企业获奖2千万元
下一篇: 苏丹反对党领袖:巴希尔及穆斯林兄弟会领导人被软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