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不了吃饭吧唧嘴可能是病?2020搞笑诺奖出炉!今年有5个中国老哥获奖

发布时间:20-11-15


本文作者:SOOF


美国当地时间 9 月 17 日晚 6 点(北京时间今日早晨),第 30 次「首届搞笑诺贝尔奖典礼」假装在哈佛大学最大讲堂桑德斯剧院举行。


受疫情影响,这座可容纳 1200 人的剧院里,并没有观礼的来宾。


搞笑诺奖官方也很贴心地提醒大家戴口罩。


迄今走过三十个年头的搞笑诺贝尔奖(The Ig Nobel Prize),设立初衷是为了表彰那些让人忍俊不禁后又发人深省的研究(Research that makes people LAUGH, and then THINK)。

与诺奖相比,搞笑诺奖每年的颁奖仪式更像是大 party。既有颁奖,也有戏剧,还有脱口秀以及扔(纸)飞机。

每年颁发的 10 个奖项,除对标诺贝尔奖的生物、化学、医学、物理、和平、经济和文学等奖项之外,还包括其他随机的细分奖项,年年花样翻新。


由于今年的颁奖改为纯线上,获奖者也不必自费到场,在线上领奖即可。今年的奖杯是一个六面均不同的虫子笼,在设计上独出机杼,提前以 pdf 的方式发给获奖者,让获奖者打印后自行组装。


按照惯例,奖杯依旧由廉价原材料制成,相信也放不了多久。证书则相对值钱很多,因为上面有真正诺奖得主的亲笔签名,也许是通过邮寄的方式交给获奖者。


很不幸,搞笑诺奖没能摆脱资本主义的「陋习」,仍然附带经济奖励 —— 面额高达 10000000000000的津巴布韦币,约合人民币 0.18 元。反正很便宜,一起发 pdf,让获奖者打印即可。


今年的主题是「BUGS」。当然,奖项可能跟主题无关,但奖杯和现场的音乐剧则围绕该主题展开。


本次共有 10 位(组)幸运儿抢鲜获得了 2020 年的(搞笑)诺贝尔奖。


医学奖

先来看大家最关心的医学奖和医学教育奖。

今年的医学奖由来自荷兰和比利时的联合团队获得。


团队研究了一种特殊的声音恐惧症——厌恶吧唧嘴,并且建立了这种病的临床诊断标准。


这种病在诊断后能治疗吗?获奖者说:可以!


医学教育奖

今年的医学教育奖由搞笑诺奖史上最强天团获得,他们是巴西、英国、印度、墨西哥、白俄罗斯、美国、土耳其、俄罗斯和土库曼斯坦等九个国家的领导人。


在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,他们用实际行动死亡人数证明了:比起科学家和医生,政客们更能直接决定人们的生老病死。

同样很可惜,这个史上最强天团现在没能,未来也不能来领奖。我们只能通过图片向他们「致意」。


声学奖

再来看看其他领域的获奖情况。

今年的声学奖由澳大利亚、瑞典、日本、美国和瑞士的联合团队获得。


他们把扬子鳄放进密封箱内,研究在空气中、潜水和氦氧气中鳄鱼发声的变化。


为什么要选扬子鳄呢?因为扬子鳄是爬行动物中的「活化石」,研究者们试图通过这种方式了解恐龙的发声系统。不得不说,这个实验设计得还是蛮聪明的。此次获奖可谓实至名归。


心理学奖

今年的心理学奖由来自加拿大和美国的研究者获得。


研究者建立了一套方法,可以通过眉毛来快速识别人群中的自恋者。


他们发现,相比于比较细长的眉毛,拥有明显浓密和整齐眉毛的人,更有可能自恋。只是不知道他们对修眉纹眉怎么看?


和平奖

今年的和平奖由印度和巴基斯坦政府获得。


这一对欢喜冤家的外交行为十分搞笑,就像是半夜敲门骚扰别人的顽皮孩子 ——ring the doorbell and run。


目前这两个国家都拥有核力量,希望都乖乖的,不要打架。


物理学奖

今年的物理学奖由澳大利亚、乌克兰、法国、意大利、德国、英国和南非的联合团队获得。


他们研究了高频振动下蚯蚓的身体如何发生形变,并建立了模型。


该研究的意义在于有潜在的可能探测和控制一些生物物理过程,比如神经冲动的传递。


获奖者说已经设计好了未来的实验对象——肥猫。

经济学奖

今年的经济学奖由苏格兰、波兰、法国、巴西、智利、哥伦比亚、澳大利亚和意大利的联合团队获得。


研究者们试图在国民收入与口口接吻之间建立量化联系,并借此预测口口接吻的文化多样性。


问题来了,你猜猜看,在贫富差距比较大一点的国家里,口口接吻是更多呢,还是更少呢?


管理学奖

又有中国人获奖啦!!!今年的管理学奖由中国团队团伙独揽!!!


这是一个未遂的雇凶谋杀团伙,层层转包后,酬金从 200 万降至 10 万,于是团队中的最终执行人反水,向暗杀对象传递信息。

图源:南宁晚报

图源:南宁晚报

不过,这个奖项的获奖者就没办法领奖了。


昆虫学奖

今年的昆虫学奖由美国的 Richard Vetter 获得。


他对蜘蛛进行了开创性的研究,发现那些整天研究昆虫的学者,其实很害怕蜘蛛。


毕竟,多了两条腿,事情就不一样了。


材料科学奖

今年的材料科学奖由美国和英国的联合团队获得。


他们进行了一次实验考古学研究,拆穿了基于人种论的一个谣言:因纽特人冷冻自己的粪便做成刀子割肉。


获奖者们的致辞都是在该项目的「实验室」内完成。
厕纸应该是故意这么摆放吧?

最后,很多搞笑诺奖的粉丝肯定会问:没了观礼来宾,谁来扔纸飞机呢?咱们可以看看线上如何扔纸飞机。


让我们回顾一下当年扔纸飞机的盛况。

注意:这是张动图

在疫情的特殊形势下,科学的比赛有时候被混淆为政治的竞争。

这次的搞笑诺奖组织方借机继续在线上扩大影响,颁奖直播与全球各地不同语种的科普组织合作。他们无疑用这种轻松而开放的态度,印证了「科学没有国界、科普没有国界」的信条。(策划:Ivan、gyouza)


题图来源:搞笑诺奖官网截图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生物学霸(ID:ShengWuXueBa )。生物学霸是丁香园旗下科研资讯平台,生医领域头部大号。最新科研资讯+满满科研干货,欢迎关注!

上一篇: 安全形态操纵高达?!丰田黑科技5G通信远程操作人形机器人试验成功
下一篇: 苏丹反对党领袖:巴希尔及穆斯林兄弟会领导人被软禁